• <pre id="qu0bq"><s id="qu0bq"></s></pre><p id="qu0bq"><del id="qu0bq"><xmp id="qu0bq"></xmp></del></p>
    <pre id="qu0bq"><s id="qu0bq"></s></pre>
    <bdo id="qu0bq"></bdo>
      <object id="qu0bq"><strong id="qu0bq"></strong></object>
      <table id="qu0bq"><option id="qu0bq"></option></table>
    1. <pre id="qu0bq"><strong id="qu0bq"></strong></pre>

    2. <code id="qu0bq"></code>
      歡迎訪問S11競猜中國歷史網!

      大宋帝國興衰榮譽神宗為何傾向王安石改革

      時間:2019-09-17 10:53作者:

        大宋帝國興衰榮譽:神宗為何傾向王安石改革

        把政府加強干預經濟力度的所有舉措,都簡單看作是橫征暴斂,這未免有些偏頗王安石自然也不能茍同這一強詞奪理的說法,他運用動態經濟學的觀點,提出“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財,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就是通過實施廣辟財源、發展生產的政策,以增產增收的辦法來充裕國家財政王安石也搬出本朝的史實,來證明賞賜并不是癥結所在,節用也不是解決癥結的辦法他指出,本朝開國之初,宰相趙普等人常常受到太祖、太宗動輒萬數的重賞,那些賞賜的數目通常都非常豐贍而如今,群臣往往受到賞賜的數目不過區區三千,遠不能和祖宗時代相比擬,又怎么能說多呢

        ?所以,還是應該堅持賞賜群臣的老規矩本朝以孝道治天下,故而最重視“祖宗舊例”,此乃國之法度

        搬出這頂大帽子,王安石認為足以壓服司馬光了不過這點兒,他明顯低估了他的老朋友司馬君實,作為史學家的基本素養,就是對于相關史料的透徹解讀司馬光的心中一定一陣竊喜,王介甫這回可撞到自己的槍口上了他不慌不忙地歷數趙普這些開國元勛運籌帷幄、平定諸國的歷史功績,告訴大家對這些前輩“賞以萬數”是非常應當的可是如今的群臣,誰又能為國家建立如此彪炳千秋的功勛呢?如今兩府官員在參與助祭典禮的時候,不過是做些奏中嚴外,辨沃盥、奉帨巾的事,有什么能與趙普相比的功勛?既然沒有也不能,哪又憑什么受到如此豐厚的賞賜呢?無功不受祿,這是人之常情未建尺寸之功,便受千萬之賞長此以往,必然使得世風日下、廉恥具廢,而奢賞無度更造成國庫虧空,談什么拯救國家財政危機呢?

        兩位名滿九州的翰林學士,在延和殿上各執己見,爭論不休年輕皇帝也極力裝出和他年齡不相符合的深沉老道來,穩坐于御椅之上,一言不發,認真傾聽兩人的唇槍舌戰,絲毫沒有表態的意思這可真讓參加集議的群臣們,一腦袋漿糊了,皇帝到底傾向于誰的意見呢?他們又該站在誰的一邊,更能得到皇帝的圣眷呢?

        辯論進入白熱化階段,雙方互不相讓,司馬光和王安石這兩位執拗相公費盡口舌,既不能說服對方,也不能使得年輕的神宗皇帝有絲毫傾向性的表示兩人一時無語,正好喘一口氣里,各自在一旁準備下一個回合的招法偌大的延和殿上,就這樣死一般的靜寂下來靜寂得好像“這里黎明靜悄悄”的第171鐵路會讓站,哪么誰來做費多特“葉夫格拉維奇”瓦斯科夫準尉呢?

        自然有人,這個人就是王安石的同年、翰林院的負責人,翰林學士承旨王珪這年,王珪已經五十歲了,在擔任這個翰林院資深職務之前,他曾以翰林學士的身份任過開封府的知府王禹玉有文采、善文翰,典內外制凡十八年,朝廷典策多出其手他是位好好先生,好得乃至于有些滑頭了看到兩位部屬爭得面紅耳赤,特別是他的年弟王介甫稍顯下風大家這樣干耗下去,腿腳僵硬倒在其次,關鍵是年輕皇帝不表態,再爭論下去也毫無任何意義,徒費口舌、徒傷感情于是,他出來做合適佬打個圓場,想讓大家都能體面地找個臺階下來官場上嘛,大家都是有身份、有面子的人,這樣爭來爭去地打嘴炮成何體統?況且,作為翰林院的長官、一位資深翰林、也是兩人的老朋友,他應該也有必要出來做個總結性發言王珪和顏悅色地說:“司馬光說省費要從貴近做起,這話說得對;王安石說賞費不多,恐傷國體,這話也說得對”既然大家都對,也都說得合情合理,哪又該聽誰的呢?他順勢一個漂亮的弧線球,把難題傳給了年輕的神宗皇帝,他請皇帝乾綱獨斷,自行裁奪

        年輕的神宗,顯然對王珪突然傳過來的這個弧線球,沒有做好思想準備他還沉浸于剛才司馬光和王安石的激烈辯論之中,正在努力整理思維,在兩個看似都完全正確的理論中,尋找跟自己變法思想暗和的那個政治同盟者很明顯,在這次辯論中,司馬光那豐富的歷史知識、清晰的邏輯思維、悅耳的北方官話,使得他占盡了上風但青年皇帝心中,卻似乎不大偏向這位贏家趙頊需要的,不是哪里進風漏雨就把哪里修補一下的裱糊匠,而是能夠在前人基礎上再造輝煌工程的建筑家,是助他籌劃主持變法大業的股肱重臣“節流”,是歷朝歷代諸多君臣屢屢別彈的老調兒,嚴重缺乏新意,效果也堪憂青年皇帝將要開拓的是一番建功立業、恢復中興的亙古鮮見之偉業,這番事業需要極大的財力支援,一味的節流挖潛,也顯然不足以支應大局但目下,司馬光的主張明顯合情合理,也更得到了群臣們的支持同時,神宗也認為司馬光和王安石皆本朝英俊、人材難得,不愿兩人為此構怨而影響團結故而,他也走了一下調和主義路線,把矛盾暫時擱置開來不置可否地說:“朕意與光同,然姑以不允答之”

        雖然延和殿辯論中,好像王安石略輸文采、稍遜風騷但種種跡象表明,年輕的神宗皇帝還是越發中意于這個拙于言辭的失敗者如果說肇端的話,這里就不能不提到韓維和曾公亮,在此間起到的重要作用最早使神宗開始關注王安石的,還應該算是韓維韓維字持國,是仁宗朝名相韓億的兒子、真宗朝名相王旦的外孫在趙頊還在淮陽郡王和潁王潛邸的儲君時代,皆為其記室參軍,二人經常在一起評論天下政事,君臣私交甚厚而此人恰恰又是王安石的好友,還是他虔誠的崇拜者,今天可以叫做“粉絲”(fans)的據說,早在韓維做潛邸侍從之時,“每講說見稱,輒曰此非維之說,維之友王安石之說也”他甚至要推薦王安石代替自己太子左庶子的職位對此,“帝由是想見其人”(《宋史“王安石傳》)我們甚至有理由相信,就是通過韓維的渠道,年輕的趙頊開始廢寢忘食地閱讀王安石的一系列政論文章《上仁宗萬言書》,被近代大儒梁啟超贊曰,“此文為秦漢以后第一大文,其稍足方之者,惟漢賈生之《陳政事疏》而已”千年之后的那場大變法的參與者梁任公,讀后亦為之感慨三嘆:“吾論公文,吾恨不能手書公全集也!”自封素王的康南海給這位愛徒起號“軼賜”,有超越端木子貢的意思可梁任公讀了這篇文章,也不能不頂禮膜拜趙頊未必不是通過這篇文章,開始認可王安石這個同路人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国产一级东北妇女A片
    3. <pre id="qu0bq"><s id="qu0bq"></s></pre><p id="qu0bq"><del id="qu0bq"><xmp id="qu0bq"></xmp></del></p>
      <pre id="qu0bq"><s id="qu0bq"></s></pre>
      <bdo id="qu0bq"></bdo>
        <object id="qu0bq"><strong id="qu0bq"></strong></object>
        <table id="qu0bq"><option id="qu0bq"></option></table>
      1. <pre id="qu0bq"><strong id="qu0bq"></strong></pre>

      2. <code id="qu0bq"></code>